年度工作总结,瑞风m4,task

admin 1个月前 ( 03-10 22:38 ) 0条评论
摘要: 家长“炫娃”被踢出群,专家:用孩子体现价值,是在伤害孩子...
“终于开学了,可算清静了。”北京六年级家长张蓉说。

这个寒假,因为家车美士里有事,张蓉取消了带孩子出门旅游的计划。结果,她竟然说自己“被朋友圈的花式‘晒娃’虐了整整一个寒假。”寒假刚开始朋友圈净是晒孩子成绩、名次的,还有晒孩子三好学生文明学生的称号的……这一波刚刚结束,出去旅游的又开始晒了,有晒美国西海岸自驾的、有晒北海道看雪的、有晒夏威夷散步的……眼见着要开学了,又有人开始晒娃在培训班刻苦学习了。“看着别人丰富多彩的假期生活既觉得自己渣:没能给孩子安排好假期;又觉得孩子渣:怎么样样不如别人家的孩子!”张蓉说。

朋友圈几乎成了现代人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很多李玉刚的老婆李雨儿人在朋友圈记录和分享着自己的生活,这无可厚非,一个开放的平台“你分享”“我围观”,就在这一次次的角色互换中,现代人完成了社交。

但是,当分享变成了有着炫耀意味的“晒”的时候,则会引来反感。

尤其是这一代以70后、80后为主的家长,他们自身受过良好的教育,育儿过程又赶上了教育理念“井喷”地出现,被众多教育理论“武装到牙齿”。他们在孩子身上进行各种尝试,试图培养出比自己更优秀的孩子,乡村野情这一切使得这些家长变得更加敏感,因此,当分享变成炫耀时,矛盾便产生了。

近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认真“围观”了几场“晒娃”,当我们用探寻的态度把目光聚焦到“晒”与“被晒”的家长身上时,你便能在热热闹闹的朋友圈背后体会到或酸或苦的五味杂陈,同时也能深深地感到由晒娃激起的众多情绪中,除了祝福与羡慕外更有浓浓的焦虑。

“甜”到“酸” 都是妥妥的“别人家的娃”

如果非要给朋友圈晒娃做个分类的话,孩子上学前和上学后还是有很大不同的。上学前,家长晒的比较多的是孩子成长过程中的点点滴滴,一幅画、一句话透露出的都是家长的喜悦和感动,围观的也都真心点赞,哪怕是一个眼神也能瞬间萌化一群看客。这时候的朋友圈充满了祥和的“甜”味。

但是,孩子一旦上了学,再晒娃,就复杂多了。

春节前,杜先生在朋友圈里随手拍了几张儿子阅读的照片,各种姿势的都有,有站着的、有蹲着的,还有“葛优瘫”的,“我当时就觉得孩子平时在学校总是规规矩矩地坐着,放假了终于放松了,连看个书都能摆出好多种姿势。”

没想到,其中一张照片中正好拍到了孩子床头墙上贴着的几张奖状,结果,“好友”列表中的家长们一下子被刺激到了,评论区里到处都是“别人家的孩子”“牛娃”“一墙的奖状”等字眼。

杜先生本来是想用儿子的“花式”姿势记录幽默瞬间,而图片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随时随地阅读”和贴满墙的奖状则成了“别人家孩子”的标配。

可能就是这种“不经意间”间流露出来的信息最具有杀伤力,评论区“甜”中泛起了“酸”。

都说“别人家的孩子”是每个孩子最大的“敌人”,每个家长最大的“武器”。但其实在朋友圈构成的线上生活中,这个武器首先伤害的是家长。

“娘化金闪闪我已经有好几次冲动想关闭自己的朋友圈了。”北京家长任敏说。

任敏有一个刚上小学的儿子,儿子本来就是加宽梳棉机慢热型的,再加上任敏夫村欲妇淡然的性格,让儿子比同龄的很多孩子过得更加轻松自在,但同时,孩子从幼儿园到小学的适应期有些漫长。

好几次,学校老师把任敏找到学校,把班上其他同学的作业与任敏的儿子一起摆出来,让任敏看到自己孩子与其他孩子的差距,“我也着急,但是我知道儿子的特点,他挺努力的,每次作业都很认真,有不少次作业不合格的原因是他使橡皮用力过猛,把纸擦破了。再加上他是个求知欲很强的孩子,对什么事情都充满好奇心,我相信他能学好,可能就是慢一点儿。”任敏说。

但最近,任敏有些不淡定了。

任敏两个好友的孩子跟自己儿子年龄相仿,也都上小学一年级。一个晒儿子弹琴过6级的视频,另一个就晒出女儿在新加坡舞蹈比赛拿奖的场景;一个晒出女儿发着烧还在床上读埃隆马斯克的传记,另一个就晒出儿子刚解出的奥数题…邓晶…大概是作息时间相仿,任敏发现,越是自己刚为辅导儿子筋疲力尽而想上网放松一下时,就越能看到这两个朋友“晒娃”“比娃”。

都说孩子的成长要静等花开,“但是这些‘晒娃’的仿佛就在告诉你:身边的每一朵花都已经盛开了,唯独你那朵还没有开。”任敏说。

任敏想关闭朋友圈,有的人则想“扳回一局”,千方百计找到自己孩子身上的闪光点,大张旗鼓地也在朋友圈里“晒”出来。

“现在的朋友圈给大家提供了一种信息化时代的人际交往方式。”中国儿童中心的张玲玲老师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的电话采访时说。虽然人们的社交方式绝不仅有线上这一种,但是因为朋友圈随时随地都能出现,而使得人们误以为这就是我们生活的全部“真思考乐oa相”了。

就这样,在现实生活中本还“错落有致”的“小花”们,在朋友圈里朵朵盛开了。

家长还能淡定吗?

“乐”到“苦” 故意炫耀招致“群起而攻”

应该说大多数在朋友圈里“晒娃”的家长并不是为了炫耀,或者至少不单纯为了炫耀。

不过,在一些特定的家长群里,有些人就显得有些肆无忌惮了。

邓申的孩子现在上初二,他在孩子小学时组建了有六七个家长的一个小群,“不仅方便我们交流,也方便组织孩子们外出游玩”。

自从上了中学,孩子们进入了不同的中学,玩的机会不多了。不过群里依然热黄腰虎头蜂闹,家长们在群里分享各自孩子所在学校的课程进度、不错的学习经验、各种渠道打听来的“小道消息”……

不过这种和谐在孩子们入中学一个月之后被打破了。

一位家长突然把自己孩子刚刚结束的一次阶段性考试的分科成绩、总成绩及班级、年级名次发进了群里。成绩真的不错,不仅几乎每门功课都在90分以上,而且排名也相当漂亮:班里第一、年级第十。

群里一下子沸腾了,大家纷纷祝贺,并向这位家长请教教育经验。

不过,接下来的一幕就显得有些尴尬了。这位家长突然@了群中一位家长,让他也亮一亮孩子的成绩,这位被“圈”的家长委婉地推脱了几次,依然拗不过,只好也把自己家孩子的成绩晒了出来。紧接着,这位家长又@了另外一位家长……

“不能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邓申说,其他家长也有相同的看法,不过大家碍于面子,群里还算相安无事。

一个月之后,这位家长又冬之恋歌把孩子的成绩扔进了群里,孩子的成绩依然傲人。这次,家长们的祝贺不那么真诚了。柴草气化炉

自此之后,邓申组建的这个群不再热闹了,成了那位家长每月一次的炫耀场。

一次炫耀是炫耀,两次就变成了故意炫耀,三次则变成了“拉仇恨”……终于,在初一年级的那个期末,邓申在众位家长的一致要求下,把炫耀狂人“踢”出了群。

家长用孩子的成功证明自己 对孩子是一种伤害

“在心理学上有一个概念叫做‘基于儿童表现的父母自尊’,是指父母把孩子的表现作为评价自己的一个关键指标。”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博士、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博士,现就职于首都师范大学家庭教育研究中心的孙丽萍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电话采访时说。有的家长把孩子取得的进步、获得的成功(比如考试成绩好)看作自己的成功,而如果孩子成绩不好或者退步了,家长就认为自己失败了。这表现出了家长的不成熟、不自信与不自知。

“如果是家长模糊上海神明电机有限公司了自己和孩子的边界,那么他很容易就认为孩子也是我,我就是孩子,那么他就会将晒孩子看作证明自我价值的一种方式。”张玲玲老师说。

然而,当众多家长都用“晒孩子”来体现自己的价值时,孩子变成了牺牲品,家长越想成功,孩子就会越辛苦,他们成了装点家长价值的附属品,那么自身的价值便被忽视了。

那么怎么办呢?

“千万不能做懒惰的家长。”孙丽萍说。家长首先要做好自己,无论在工年度工作总结,瑞风m4,task作还是生活中都要认真、勤奋、努力。

家长“做好自己”,当然要摆正自己和孩子之间的关系。不仅认识到孩子成长的过程就是与父母慢慢分离的过程。“同时也要意识到自己也是独立的生命个体,也有自己完整的一生,也要把自己的生活过得有意义,不论是生活还是工作。”孙丽萍说。

当父母能意识到这一点后,不仅能客湘鲫观地看待自己也能客观地看待孩子,不会过度“关注”孩子、过分地“晒娃”,也不会因为别人孩子的优秀而“慌了手脚”,把自己的孩子看得“啥也不是”。

(原题为:《我要拉黑“炫娃狂”》)
责任编辑:李敏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水煮罗非鱼
圆桌 878 开工动土四句吉言 进行中...
查看话题详情 赵碧琰
少男出柜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admin本文地址:http://www.evolution-m.com/articles/105.html发布于 1个月前 ( 03-10 22:38 )
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移动革命,5G来了,新一代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了